游泳

七塔之上第四十六章英雄之诗

2019-11-20 04:1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塔之上 第四十六章 英雄之诗

天空没有阳光,只有滚滚战云。

地上皆是黑斯廷勇敢的士兵。

他们挥舞旗帜,他们高举武器。

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一个个敌营。

风骑士伊利亚斯

将所有人类集合到大帝的麾下。

火骑士利卡罗斯,

将兽人的军团化为飘舞的灰烬。

水骑士埃库莱斯,

将海族的战士送回幽暗的洋底。

土骑士希罗纳斯,

将精灵和矮人逐进荒蛮的雨林。

黑斯廷,最伟大和最高贵的王者啊,

没有任何一个生命可以对抗他,

要么臣服永远,要么毁灭于今。

……

寂寞的王者将宝剑指向天空,

至高无上的神灵也为之震动。

神界之门被真理之匙打开,

骑士的刀枪再次指向门中。

神界的守卫者骄傲而强大,

但在黑斯廷面前也难展神通。

神灵安眠之处的道路已被打开,

万名勇者在王旗下英勇前冲。

……

黑斯廷和四骑士来到神的宫殿,

心中的热血使他不畏惧神的威严。

-人类啊,你为何要挑战我的力量,

世界因我而起,轮回因我而终,

在我面前,你要收起亵渎的贪念。

-我是人的王者,不是神的奴仆,

王座上方不该有你的位置出现。

……

狂暴的战斗震撼了世界,

翻滚的血云席卷了一切,

神界之门在颤动中缓缓阖起,

只有黑斯廷的宝剑落回人间。

宝剑之上沾满了金色的血液。

人神之战落下了最终的帷幕,

黑斯廷和四骑士却踪影不现。

自然之神并未降下神罚,

继续沉睡在天上的宫阙。

好奇的人啊,我也不知那一战的景象,

和往常一样,真相又被埋没进了历史的画卷。

……

吟游诗人加尔多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莱托纳则配合地轻弹着竖琴。一首神话叙事诗被他唱得活灵活现,不仅萧晨和罗玲被吸引了过去,连其他听不懂的人们也很认真的在感受这苍凉而古老的旋律。

但是西罗的脸色却有些不自然,他悄悄凑在萧晨耳边说道:“大人,让这两个对神灵不敬的人和我们走在一起,合适吗?如果被自然神教的人听到这样的歌,我们会被牵连的。”

萧晨一边和其他人一起鼓掌,一边有些奇怪的问:“我看那些车夫也听得很开心啊,你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西罗皱着眉头说道:“那些乡下人没见识又不识字,恐怕连他们唱了什么都没完全听懂。以为就是那种马戏团在神恩节的表演哪。”

“你有心了。”萧晨对他点点头,又轻声问道:“你听说过这个黑斯廷大帝的故事吗?”

西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大人,我们这些贫苦农人和你们不一样,我父亲只是教我认识些字罢了,哪有机会去看什么书啊。乡间传说里,倒是有黑斯廷这么个人物,有的说他是一个绝顶高手,有的说他屠杀过巨龙,还有的说他是吃人的怪物,但这和其他神神怪怪的传说也没什么区别。至于他渎神的故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神教对这样的事情很在意么?你不也是信徒吗?好像也没有出头的意思?”萧晨又问道。

“我现在是个商人,商人总是更信仰金币一些。何况在王国西北部,很多人是盗匪和流民的后代,虔诚的信徒本就少些。”西罗耸耸肩道,“听说在中部地区,这样的亵渎,会遭受蔓刑的。”

“蔓刑?”

“就是被扔到食人蔓上面,被蔓渗出的毒液慢慢化成血水,然后吃掉。听说,会惨叫一天一夜才死。我以前和父亲去王都的那年,就有几个伪神信徒被这样处死了。”

这种古代教会果然是一群疯子加野蛮人,萧晨听了觉得浑身冷飕飕地。但另一个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伪神?”

西罗有些尴尬的说:“提起他们是有罪的。”然而见萧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只得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听说古代的时候,信战神,智慧之神,死神什么的人也是挺多的,但现在他们就变成伪神了。”

他琢磨着西罗的话,又觉得这两个吟游诗人不简单,于是决定主动出击,试探一下,“加尔多,你唱得很不错,能不能和我说说更多黑斯廷的故事?”

可没想到对方却道:“大人,我也是听来的曲子,跟着唱罢了,其他就真不清楚了。”随后在其他人的鼓动下,他们两个又开始唱起一些带颜色的乡间小调,这下把几个车夫的热情都调动起来了。没一会功夫就成了车队大合唱,气氛欢快得不行。萧晨见状也不在意,一边听着曲子,一边和西罗谈天说地,继续向苏埃罗前进。

——————————————————————

萧晨他们走出林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前方又是平原,夕阳照在已经收割的田野里,一片金红。

“西罗,我们离宿营的地方还有多远?”萧晨替陈汉生问道。

“不远了,天黑前就能到了。那是个叫菲尼斯的村子,是鲁伊斯子爵的领地。鲁伊斯子爵是阿里亚斯伯爵最大的封臣,我们马上就要经过他的城堡了。”

又走了将近半小时,他们果然看到了鲁伊斯子爵的城堡,那城堡规模不大,显得有些破旧,但是耸立在山坡上气势挺足。大家看惯了佛洛罗镇又矮又破的小房子,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建筑都兴奋了起来。

“哎,就是那种电影里拍的城堡啊,真想去参观参观,老陈,你说我们能去借宿吗?”李天锐眺望着城堡说道。

“是啊,说不定城堡的主人还有个漂亮女儿呢。”

“指不定就看上我了,这下可以少奋斗多少年。”几个战士起哄笑了起来。

“美死你们!都没去参观过城堡吧?我老陈可去过法国那阿维什么的小镇,那城堡还是教皇住的呢,又暗又破,你能住得惯?”陈汉生笑骂道。

“呦,老陈,看不出来你还出过国啊?”李天锐笑道。

“看不起卖包子的是不是?看过《泰囧》没有?他王宝强能去,我就不能去?想当年我也有阔的时候,还游了欧洲好几个国家呢!”陈汉生哼哼道。

萧晨把大家的言论告诉了西罗,西罗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大人,本来魔法师对哪位贵族来说都是贵客,您要是拜访他们,就是他们的荣幸。可是,您的城堡毕竟把阿里亚斯伯爵的祖宅压塌了。鲁伊斯家族和阿里亚斯家族一向穿一条裤子。我看,我看还是避开他们好些。”

“也好,我们也不想惹事,还是避开吧。”萧晨正想和陈汉生说,却听到罗玲道:“好像避不开了。”

罗玲指了指通往城堡的山道尽头,只见有二十多个人从城堡的大门出来,骑着马冲向了车队。

那些人很快冲到了大路上,分成前后两股,拦住了队伍。车上的战士纷纷拿起了武器,连商务组的两个男生都拿起了长枪。但是西罗、吟游诗人和车夫们倒没有什么紧张,只是坐在原位上,等着对方说话,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骑马的众人里,领头的明显是一位穿着板甲的中年骑士,他手提着长剑,神情十分倨傲地策马走到了第一辆车前,用剑指着陈汉生道:“这里是鲁伊斯子爵的领地,你们的车队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没有通报我们就想过领地,是要偷逃过境税吗?”

陈汉生听不懂,但早有西罗,萧晨和罗玲跑到了他身边,西罗微微躬身答道:“骑士大人,我们从佛洛罗来去苏埃罗城做生意。这个车队和所有财产都是这两位魔法师大人的。您知道,魔法师大人们自然是免税的。”

“佛洛罗镇什么时候有了魔法师?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找了两个人,穿上绣了花纹的袍子,就可以冒充魔法师了吗?这两人既没有佩戴王国颁发的法师勋章,也没有拿着魔杖,有这样的魔法师吗?”

萧晨暗中着急,他没想到在乡下的半路上,竟然会冒出一个真正识货的家伙。徽章他自然是没有的,那是魔法师效忠王国以后,由国王颁发的认证标记,魔杖他更是连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他只好先让自己镇定下来,用比较友好的语气说道:“这位骑士先生,我们是不是魔法师并不取决于勋章和魔杖,这些都是身外之物,你看我这样总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了吧?”他抽出腰侧的短剑,注入一些精神力,一股红色的火焰就从剑上冒了出来。

骑士很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道:“想用魔法物品来蒙蔽我的眼睛?这种程度随便一个魔法学徒就可以做到。就连我也会。”

他一抬手,一个红色的小火球出现在了他手上,“我现在怀疑你是偷了导师宝物的学徒,你们必须统统跟我到城堡里走一趟。”

西罗和车夫听懂了骑士的话,都有些骚动起来。本来觉得为魔法师运货既安全又有面子。一般领主的军队虽然时常客串强盗,但是从不会冒犯到魔法师头上。可这位骑士老爷竟然说雇用自己的魔法师是假的。好些人看萧晨他们的眼光顿时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萧晨心慢慢沉了下去,没想到这是一个魔法骑士。莫雷告诉他这个世界的高级战士有三类,一类使用一种叫斗气的力量,和季益君他们的内家功夫颇有相似。第二类有魔兽的血脉,随着实力的增长会逐步觉醒魔兽的异能,第三类能够使用简单的魔法力量,用魔法辅助战斗。

很明显眼前的中年人就是第三种。这种魔法骑士虽然大都不会什么高深的魔法,但是眼界都是在的。用魔法物品和卷轴肯定会被看出来。如果自己不能释放出什么魔法证明自己是个实打实的魔法师,估计就只能撕破脸了。

可是面前的骑士实力不明,部下众多,城堡中也随时可能来援,打起来恐怕会遭受损失。而跟他去城堡更是不智,那必然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

萧晨的左手按在法袍的口袋上。难道真的只有那个选择了吗?

云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医院看妇科那里好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医院
漳县人民医院
北京市健宫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