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彭晓芸薛蛮子聚众淫乱有那么可怕吗

2019-06-09 13:1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咳嗽老不好怎么办
小孩咳嗽老不好怎么办
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办

Part1资本与“民主的生意”:僵尸粉砌成的神坛?

对于微博水军的危害,我早在揭露韩寒造假问题时批判过(数据泡沫制造的巨额影响力背后是商业利益的诱惑)。薛的微博若有问题,应当由商业伦理制约。任何从下半身搞人的手段都应被理性公民拒绝。

中国靠信念支持的“政治反对”已经式微,资本支持的“政治反对’正在兴起。这其中不乏把民主当生意的坑蒙拐骗,不乏各种造假与浮夸,也因此,他们得到的评价两极分化,支持也远不如想象的多。资本控制话语权,制造民主运动的虚假繁荣,使得与资本利益保持距离的知识分子走向了理性旁观者位置,不再盲目参与。

但在有些人包括官方眼里,资本操弄的“政治反对”已经令他们坐立不安,尽管这种打着民主旗号的生意未必能够撼动体制的基石。

实在不懂有些人咋就成公知?就成新华社评论眼里的走上过“神坛”?莫非粉丝数量(水军、僵尸粉)代表了神坛?

先用钱买水军,买巨大话语权,然后抄点民主言论,因此挟粉丝以令天下,成最大「公知」了?并不反对资本支持民主,如企业家帮助NGO实现更好的公民自治,如资本名正言顺地成立基金以扶助公民社会发育。但很多并不是这样,而是希望自己有了钱后享受享受知识分子引领舆论的感觉。

知识分子的身份,是不能靠钱买来的,明星、企业家买粉丝或被送巨额粉丝,就摇身一变成公知?恰恰错了,知识分子不会是一个时代中粉丝最多的,越保持独立性越不可能粉丝多,否则被粉丝裏挟就不能诚实批判。媒体包括受众以粉丝量定公知,实际是上了钱的当。

然而,媒体及受众(甚至包括官方)需要面对的悖论是,在首轮传播时,他们就认可了粉丝数作为一项定量指标,传统媒体人包括党媒,在大V面前进退失据的惶恐状,表现在他们不经反思地先吹捧谄媚一批大V,而没有认真考察粉丝数是怎么来的。现在,觉得资本控制的大V力量已经威胁传统媒体且主导舆论风向了,又开始失态打压。

Part2执法与公民隐私权:粗暴执法与媒体狂欢

8月29日,午夜时分,微博上,全民议论他国公民性隐私,这社会主义优越性,倒是挺奇特的。通稿那么详细披露无关公众利益的隐私细节,可见法的精神已让位于严打需要。就算警方通告内容属实,无非就是性特殊癖好,性成瘾症。性行为个体差异之大不亚于饮食口味。就算以妨碍治安名义(“聚众淫乱”真正的问题在于妨碍治安与否)拘捕,公布如此细节有悖执法伦理。

如上文所述,我警惕金主通过赎买手段、数据泡沫控制微博话语权的恶劣后果。但当这样一个资本大V暂时失去话语权时,我认为应当先讲讲执法道德。至于“聚众淫乱罪”,这个罪名是有争议的,具体参考性学家和法学家综合观点。

友@新新之路说:“呵呵。被马丁路德金薛给逼的,只好公开透明了”。

我也不赞同有些人动不动马丁路德金的比拟,那是矫情加可笑的造神冲动。薛的支持者大呼小叫、受迫害妄想症的风格我也厌恶,所以我在微博上没转过那些东西。但是,双方都需要避免极端化。目前的处理方式,过于极端和粗暴。

Part3性少数群体:生理或社会资源上的“弱势群体”更可能买春

性洁癖与道德高尚无关,同样的,性成瘾症或性癖好的少数派,也与道德无甚关系。真正与道德相关的,是“是否妨碍他人”(所谓“聚众淫乱罪”,在于“聚众”是否影响他人,而不在于“淫乱”有罪,也因此,这一罪名所指含混,存在争议),而不是性行为本身。

尽管作为女性,理解招妓行为需要一定的想象力,但将招妓行为与道德高度关联并且施加道德压力,往往造成对性少数派的歧视和滥权。招妓行为,比官员用权力威慑女性下属就范,利用权力寻租接受性贿赂,恐怕反而纯洁一些。毕竟招妓明码标价,是公民之间自愿的商业交易。很多男人会去招妓,大概是喜欢这种拍拍屁股走人,不牵扯感情的简单。特殊情况下,甚至还是生理或社会资源处于弱势的群体才会招妓,就是一般渠道得不到性满足的弱势群体,更有可能只能通过金钱获得性服务。(参见我的文章:《主张性别公正的我,为何支持性交易合法化?》)

薛蛮子不是金钱方面的弱势群体,但他极有可能是生理方面的“弱势群体”-----类似于伍兹的“性成瘾症”。

Part4滥用“私德”概念已经造成“公共理性”的迷失

很多人完全不经思索地说:“嫖娼私德很差无疑,只是不关公德”。

这里的概念很模糊,似乎存在两套道德体系,分别对应私德和公德。所谓的“私德”问题,往往就可能不是道德问题,而是私人契约问题。在我们的话语系统中,把私人间的契约问题转化为道德问责,是泛道德化倾向。契约为何不等于道德?值得辨析。

性交易如果不违背他人意愿,不妨碍第三人,不侵犯未成年人,那么,性交易的性质,应当归属于人与人之间的“契约”范畴,而不是放入道德领域进行道德上的严刑拷打。

如果人们同意性交易的去道德化,对性行为本身保持“道德中立”,那么,用私德来描述“招妓、买春”已经是误用。既然是误用,那就更加不存在通过私德看公德的问题了。

至于人们为何对“政客的性”关注度那么高,甚至看上去要求极为苛刻,这是由于:政客需要赢得多数人的支持,成为多数人生活方式的示范,这是竞选机制所决定的,因而性少数不符合多数原则,有招妓等癖好的人,会被视为“少数”;尽管如此,欧洲社会越来越宽容与性相关的生活方式方面的少数派了,如是才有了离婚的法国总统带着女友活跃于政坛,才有同性恋女总统带着同性伴侣出席正规场合。

由此,可以见得,“性少数派”不能与“道德低下群体”划等号。如果在性行为中发生道德问题,那么,一定是与一般的道德原则相悖(诸如侵犯、妨碍他人),而不是性行为本身违背道德。性行为的多元多样,本身并不构成道德威胁。

熟悉微博生态的人们并不难判断,被新华社短评奉为“神坛”的薛蛮子并不神,民自发的质疑薛蛮子运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甚至连他积极推进的慈善事业,也饱受怀疑。在一个开放平台上,“神”并不存在。

官媒所表现出来的对大V的这种极度恐慌和畏惧,反映了他们对微博生态的误判,对数据泡沫吹出来的大V能量的高估,对民智慧和公民理性的低估。

(文化责编:小飛侠客行)

大连最好的婚纱摄影夏季新娘如何挑选婚纱-行业动态
血压低吃什么好toutiao
男人为什么出轨 什么原因发生婚外情toutiao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