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逍遥闲帝 第0063章 同病相怜

2019-10-12 23:25: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闲帝 第0063章 同病相怜

标子点上一根烟,递给高大个:“大哥,抽吗?”

高大个摇了摇头,拒绝了:“不用,你抽吧。”

肖老板伸手接过,唏嘘道:“我来一根吧,缓解一下情绪,在王家干了十几年,别的好处没得到,倒是把烟给戒了。”

麻袋里的女人“呜呜”叫唤,段景凌心生不忍,开口道:“现在你们也算是安全了,就放她出来透透气吧,不然在麻袋里会闷坏的。”

高大个偏头看了过来,考虑了好一会,才点头同意:“可以,不过只许露个头出来。”

段景凌立即动手去解麻袋上的绳结,但心中又大感奇怪,这也太过谨慎了吧,一个弱女子有必要防的这么紧么:“为什么?”

本来段景凌以为会得不到答案,谁知高大个竟意外的答了:“她太闹腾了。”

标子更是愤愤的道:“若不是这娘们不知死活抢方向盘,就不会出车祸,更不会招来警察盘查,若不是大哥当机立断打晕了那两警察,抢了他们的车,我们就彻底暴露了,妈的,绑她都是轻的,依老子火气,卸她一条胳膊,看她还怎么闹腾。”

这时,段景凌解开了绳结,将麻袋口翻开

,露出了一颗头发蓬松的年青姑娘的头颅,一被解放出来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吸气,头发看起来凌乱,可发质很好,光滑如丝,一个彩色的蝴蝶结发箍上还有断掉的发丝,挂在了肩膀位置,若不是这副狼狈样,那发箍应该是很配她的,只是现在完全破坏了那份美感,年龄在二十二三岁左右,散乱的刘海下是双动人心魄的眼眸,大而明亮是肯定符合所有人的审美标准,可惜此时梨花带雨弄坏了妆,眼影被涂得满脸皆是,额头上还有一些红肿,真是我见尤怜。

尽管如此,那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流露出的光芒还是能让男人轻易沉迷其中,此时正可怜兮兮的望着段景凌,嘴里塞着一团丝质的东西,仔细一看应该是她自己的丝袜,顿时令他一阵恶寒,这些绑匪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如此绝色的女人他们竟然也能下得去这手,只能用心如铁石来形容。

从肩上露出的衣服来看,穿的应该是长裙,白皙光洁的脖子上有一串项链,反射出来的彩光显然是彩钻,V字领口被绳索绑得大开,从段景凌的角度看进去,心型链坠正好被两大团软肉夹在中间,随着心跳,波澜起伏中粉嫩的两团被心型链坠衬托的美仑美奂。

段景凌狠狠甩了下头,强行压住自己心中的邪念,此刻的女孩娇弱文静,如果不是标子的话,他真不敢相信这女孩竟敢做出急速行驶中抢方向盘的疯狂举动,估计也是被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人乎。

娇滴滴的有钱大小姐竟然被自己的臭袜子堵住嘴,谁看了都会心生不忍,段景凌显然不是例外,于是他开口道:“把她嘴里的东西拿下来吧,毕竟是个大姑娘,那东西再干净也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的,那样对她不好。”

高大个盯着他看了三秒,段景凌平静的回视,随后高大个竟然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能保证她乖乖配合,那就行,若是关键时刻她敢乱来,我就干掉你。”

所谓的关键时刻大家都懂,段景凌相信这个女人此刻也应该想明白了,只是这绑匪头目三番五次的意外答应自己的请求,肯定有问题,估计是发现了什么,但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呢,想不明白之下按在了心里,回头看向王家女孩,后者忙不迭的连连点头,此刻的她最想的就是赶紧摘掉嘴里那令人厌恶的东西。

“一个大姑娘闹腾的再欢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还是淑女一点好。”说完,段景凌然后伸手摘下那团丝袜。

王家女孩仿佛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点头算是回应,有心道谢,但内心的高傲又实在是令她开不了这个口,道:“我叫王雅琴,王者的王,雅致的雅,琴棋书画的琴。”

声音清脆悦耳,宛若黄鹂,人如其名,哪怕是陷身险境也带着淡淡的王者风范,高雅脱俗。

段景凌心好,知道她现在惊魂未定,有心开了个小玩笑:“我叫段景凌,咱俩算是同病相怜,不用客气。”

王雅琴眼神微微一亮,出身于富贵之家的她,虽然养成了高傲的性格,但从小聪慧又接受过不少精英教育,自然不傻,从他一上车的表现,先是身陷险境之下还能乐于助人,然后是用各种理由临危不惧的试探绑匪的态度和底线,又暗示自己在持枪歹徒面前闹腾没用,保持冷静才是上策,最后用玩笑来让自己安心,这一切都说明此人在如今这样的险境下都很平静,并不慌乱,由此可见其不简单,或许自己能否逃过一劫就全看他的了。

段景凌哪里知道自己被女孩想得那么好,否则就该惭愧了,临危不惧确实不假,但试探绑匪的态度和底线,就高看他了,也正是因为他身在局中才没发现正是自己的平静露出了破绽。

此时他正挖空脑袋想办法脱困呢,可惜所有的计较都不靠谱,哪怕是他无声无息的干掉车内的三名绑匪,车厢外那条被锁上的铁栓,他就没办法不惊动另外两名绑匪打开了,而且炸药分成两个,就意味着有两个起爆器,一个应该在高大个身上,一个肯定是在另外两名绑匪身上了。

大货车开始减速,然后断断续续的往前移,车里的三名绑匪紧张起来,高大个更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段景凌和王雅琴的一举一动,大约五分钟后大货车加速,最后稳定在一个比较高速的频率,这时三名绑匪才放松下来,标子甚至想摘下头罩,却被高大个阻止:“标子,戴上!”

标子愣了愣,虽有不愿,但还是听话的戴上摘了一半的头罩,由此可见高大个的威信不低。

石嘴山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百色治疗龟头炎费用
鸡西治疗妇科方法
石嘴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百色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