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我们为何坐视全球变暖

2019-08-15 16:12: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讯:据报道,上周,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超过400ppm,这是450万年来的第一次。二氧化碳浓度还在继续以每年约2ppm的速度升高。根据目前的趋势,到本世纪末,二氧化碳浓度可能会达到800ppm。也就是说,事实证明,所有那些有关减轻灾难性气候变化风险的讨论都是空话。

  人类集体打了个哈欠,决定放任这种危险发酵。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College)格兰瑟姆气候变化研究所(GranthamInstituteonClimateChange)所长、教授布莱恩 霍斯金斯爵士(SirBrianHoskins)指出,当二氧化碳浓度上一次处于这种高位时, 地球温度比现在平均高出 或4摄氏度。格陵兰没有终年不化的冰层,海平面远高于现在,地球的面貌非常不一样,不过这些变化可能并不都与二氧化碳浓度直接相关。

  他的最后一句说明是合理的。然而温室效应是基础物理:这是地球气候为何要比月球宜人的原因。二氧化碳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温室气体。温度上升与大气中水蒸气的含量会产生正反馈效应。简而言之,人类正在进行一场巨大、不受控制且几乎肯定不可逆的气候实验,而实验对象地球可能是人类唯一的家园。而且,如果人们根据基础科学和大部分有资历科学家的看法来判断,出现灾难性气候变化的风险很高。

  让这种不作为变得更引人注目的是,对于给子孙后代留下巨大的公共债务负担将产生多么可怕的影响,我们听到了许多歇斯底里的言论。但实际上我们留给后代的只不过是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金融索求权。就算发生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出现违约。一些人会不满意。但生活还会继续。而如果把一个气候混乱的星球传给后代,那才是更大的隐忧。除了地球,人类无处可去,我们也无法重置地球的气候系统。如果我们要对公共财政持审慎观点的话,我们显然也应对一些更无法挽回且代价更高的事情持审慎观点。

  那么我们为何会对气候变化袖手旁观?

  第一个也是最深刻的原因是,正如古罗马文明建立在奴隶制之上一样,我们的文明建立在化石能源之上。19世纪初发生的并非 工业革命 ,而是 能源革命 。我们所做的就是把二氧化到大气中。正如我在《气候政策》(ClimatePolicy)杂志中所指出的那样,曾经属于当今高收入国家的能源密集型生活方式已推广到全球。新兴国家与高收入国家之间的经济趋同性扩大能源需求的速度,快于能效提高减少能源需求的速度。不仅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在增加,人均排放量也一样。后者部分源于中国对燃煤发电的依赖。

  第二个原因是对针对自由市场的任何干预的反对。毫无疑问,这部分是由于狭隘的经济利益。但不要低估了思想的力量。承认自由经济给全球造成了巨大的外部成本,就是承认常常由不受待见的主义者提出的大规模政府监管是合理的。很多自由论者或古典自由主义者无法支持这种看法。否认气候科学与人们生活的相关性则简单得多。

  一个表现就是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地搬出一些观点。比如,他们指出,全球平均气温最近没有升高,尽管远远高于一个世纪以前。然而,在温度上升趋势过程中也曾出现过气温下降的时期。

  个原因可能是回应眼下危机的压力,自2007年以来,这消耗了高收入国家政策制定者的几乎全部注意力。

  第四个原因是可悲的自信,认为一旦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人类智慧将找到一些聪明的方法应对气候变化的最糟糕结果。

  第五个原因是,如此众多的国家就排放控制达成有效且可实施的全球协议颇有难度。毫不意外,实际达成的协议更多只是装出了一副行动的样子,而不是实际采取行动。

  第六个原因是,对在相对遥远的未来出生的人们的利益漠不关心。正如一句老话所言: 我为什么要关心后代?他们为我做过什么?

  最后一个(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是,必须在穷国和富国之间,以及曾在过去排放大部分温室气体的国家和将在未来排放温室气体的国家之间,实现合理平衡。

  人们对于这项挑战思考的越多,就越不可能构思有效的行动。我们反而会目睹全球温室气体浓度升高。如果这最终将导致一场灾难,到那时,为此做出任何大量努力都将为时太晚。

  那么,怎样才能改变这一趋势?我越来越认为,提出道德要求没有任何意义。人们不会因为在乎其他人(包括他们自己比较远的后代)而做出这种程度的努力。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更多是关心自己。

  多数人现在认为,意味着所有人节衣缩食。他们永远不会接受这种情况。不论是希望保留目前一切享受的高收入国家人民,还是希望享受高收入国家人民现在拥有的一切的全球其他地区的人们,都不会接受。因此,一个必要(尽管不是充分)条件是,提出在政治上有人买账的关于繁荣经济的愿景。人们现在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愿景。必须投资大量财力,发展能够可信地缔造这种未来的技术。

  然而,这还不全面。如果这种机会确实看上去更为可信,我们还必须建立能够实现这点的制度。

  目前技术和制度条件都不具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缺乏政治意愿,拿出针对 气候实验 的实际行动。确实,人们在讨论,在苦恼。但如人所料,现在没有任何有效措施出台。如果要改变这一状况,我们必须从为人类提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开始。担心未来可能出现的可怕结果是不够的。

2008年温州文创教育种子轮企业
2007年乌鲁木齐教育综合企业
2007年生活服务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