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便衣警察被捅数刀打车被拒载骑车大伯将其送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4 20:0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便衣警察被捅数刀打车被拒载 骑车大伯将其送医

自今年5月26日公安部开展“清”(抓获上逃犯)行动以来,萧山警方已抓获劝投各类在逃人员500余人。近60%在逃人员落。

今年9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通告,在逃犯法人员2011年12月1日前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监狱或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等有关单位、组织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犯法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今天距最后期限12月1日还有一个多月,萧山警方希望在逃人员赶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的,司法机关将依法从严惩办。

“抓完人,我浑身都觉得痛,有些记不清楚,但有位大伯送我来医院的这十几分钟,我都记得,”昨天下午,周益斌躺在萧山区人民医院病房内,左臂缠满了纱布。说到这里,周益斌眼睛湿了,他说,他很清楚地记得,送他来医院的大伯当时说了这么1句,“‘我知道你是便衣警察,看到你在抓人。快,我送你去医院……’一路上,大伯不停地对我说,不要紧张,没事的,医院马上到了。印象中,这一句话,他重复了好多好多遍……”

拔刀刺人的逃犯是清行动重要目标

周益斌是萧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情报中队副中队长,党员,1982年生。

2005年8月,他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到了萧山城厢派出所,成为1名人民警察。2010年10月调到刑侦大队。

犯罪嫌疑人王某,1987年生,湖北人。2008年,王因盗窃罪第二次被送进监狱。

2009年底,王刑满释放。王有个习惯,刀不离身。这把刀20厘米长,是王用钢板自己加工的,刀尖磨得十分锋利。

去年,王和另外一名男子合伙盗窃1辆电动车时,民警周益斌带领两名协警对他们实行抓捕,另外一名男子当场被抓。而王却从腰间拔出了他自制的那把尖刀,见人就刺,混乱中,王逃跑了。

周益斌和同事们都很气愤,也很担心,“这个人与普通的偷盗犯有本质区分,我们民警去抓他,他要捅我们,如果偷盗时被受害人发现,他一定也会拔出刀的……”周益斌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这个人捉住。

因而,王成为萧山警方在“清”行动中的重点抓捕对象。

便衣民警蹲守曹家桥

2011年10月中旬,周益斌取得一条重要线索,王常常在萧山区蜀山街道曹家桥社区一带活动。

曹家桥地处城中村,人员、地理环境比较复杂。为了不打草惊蛇,周益斌副中队长决定对王经常出入的棋牌房等地秘密蹲点守候。

但十多天过去了,每天蹲守,仍未果。

周益斌把签名改成了“坚持”两个字,每天提醒自己,只要坚持,肯定抓得到。

10月26日中午,周益斌和刑侦中队指导员周玉生等4位民警再次来到曹家桥社区。

“他(王)几次被抓,反侦察意识很强,”周益斌和同事们经过商量,决定分散蹲守。

每天动身前,周益斌都会再三吩咐同事,王身上有把锋利的长刀,大家千万要当心。

当天下午4点,犯罪嫌疑人王某从一条小弄里走了出来,准备坐摩的离开。

“这次再也不能让他跑了!”周益斌想。

民警被刺数刀铐住逃犯

犯罪嫌疑人王某从周益斌身旁走过时,周益斌没有犹豫,跟了上去,并渐渐向王靠拢。就在周益斌准备从侧面扑上去控制王时,王突然回头,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王愣了一下,拔腿就跑。

王认出了周益斌。

周益斌紧追上去。这时候,王又和上次一样,拔出腰间的那把尖刀,朝周益斌刺了过来……

在萧山区公安分局,周益斌是有名的擒拿格斗高手。他试着去夺犯罪嫌疑人王某的刀,“我乘其不备,试着去抓他拿刀的手,想让他松手,但刀就是没掉下来,原来他的刀柄上有个绳套,他(王)紧紧地把绳套缠在了手上。”

夺刀没成功,周益斌做了个闪躲动作,但左上臂被刺开了一道口子。见周益斌受了伤,王不但没跑,反而停下脚步,拿起刀朝周益斌的脖子上捅去,周益斌用手挡了一下,但刀尖仍划破了他的左脸。

王又向周益斌的胸口刺去,周益斌来不及闪躲,刀刺到了周益斌的胸口……

周益斌还是没有放弃,镇静应对,乘王忙乱时,一把抓住王的手,另外一只手捉住王的脖子,来了一个标准的“锁喉摔”,将王摔倒在地,并迅速取出手铐铐住了王。

这时候,另外几个民警赶了过来,协力将王制服。

民警要送他去医院,他摆了摆手,让他们先把嫌疑人押回去。

他用手捂着左臂往巷子外面走,想打车去医院。

大伯把民警送到医院后离开

病床上,周益斌回忆起当时情况:

“当时,我让同事把王带走。我自己走出巷子,在路口打车,有好几辆出租车在我眼前停了下来,看到我浑身是血,一踩油门就走了,我等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说实话有点失望。

“这时候,一个大伯骑着一辆电动车在我眼前停了下来,后座还有一个两岁不到的小孩,大伯说是他的孙子。

“还没等我开口,大伯就喊我上他的电动车,他说他知道我是便衣警察,刚才在抓人,我点了点头,他让我上车,我说了声谢谢,上了大伯的车。

“从那里到医院,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大伯骑车,大伯的孙子挤在我和大伯中间。

“一路上,大伯不停地对我说,不要紧张,没事的,医院马上到了。印象中,这一句话,他重复了好多好多遍,我猜可能是怕我流血太多昏过去。

“到了急诊室门口,大伯扶我下车。

“这时候,我发现大伯孙子的衣服也被血渗透了。我让大伯留个,他一个劲挥手,叫我赶紧进去。当时,我确切很衰弱,就没再坚持要,进了急诊室。

周益斌的主治医生说,当晚,周益斌被送进医院时,脸色苍白,浑身是血,身上有多处刀伤,仅脸部就缝了10针,手臂的伤非常深,好在他躲过几次致命的攻击,没有伤及神经,基本不会留下后遗症。

“但幸亏他被及时送来医院,不然失血过量,会有生命危险。”

大伯你在那里?受伤的民警想当面对你说谢谢

“现在想一想,当时全靠大伯了,真的很想能当面谢谢他……”说到这里,周益斌眼睛红了,梗咽着连说了两声谢谢!他说,“我就想告诉大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那天下午4点,我还发短信给他呢,说我晚上加班,不回家吃饭。他没有回。”周益斌的妻子在一旁插话说,没想到,那个时候,他正在和犯罪分子搏斗。

“下午5点,他的同事打给我,说要接我到医院,我一下明白,我丈夫失事了。我让他们不要来接我,我说我能行。其实,我在开车来医院的路上,突然想起他求婚时和我说的一句话,‘做警察老婆,要有心理准备’,我突然很畏惧……”

他们俩是在朋友聚会中认识的。3年前结婚,现在儿子已两岁多了,因为两个人都忙于工作,儿子放在临安父母家,一般一周一次看儿子,但由于周益斌经常要值班备勤,所以一周看次儿子的欲望,也常常会落空……

昨天,周益斌拜托快报,寻找这位送他去医院的大伯。根据周益斌副中队长的描写,大伯5十多岁,秃顶,微胖,穿深色外套,黑色便裤,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孙子在2岁左右。

同时,萧山警方也希望通过快报,代表周益斌和全部公安干警向大伯致敬,并想当面感谢大伯!

请知情者与快报联系。

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已被萧山警方刑拘。

分享到:

鼻痒伴眼痒,耳痒,咽痒怎么办
心力衰竭尿少能治好吗
老年人骨质疏松怎样食补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男性腰膝酸痛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