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仅三成企业尚有微利生物质发电如何走出困境

2020-02-14 07:1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仅三成企业尚有微利生物质发电如何走出困境?

生物质发电,一个前景光明的再生能源产业,刚刚起步却面临生存困境,个别电厂一年只有3个月能够正常运转,仅有三成企业尚有微利

盲目立项,资金技术掣肘,发电成本居高不下;管理落后,赢利模式单一,严重依赖国家补贴。生物质发电在产业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年来,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迅速,中国节能投资公司、国家电公司、五大发电集团等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以及外资企业纷纷投资参与建设运营。截至目前,通过审批的生物质发电项目有70多个,在建的有30多个,投产电厂超过30座,发电总装机已超过300万千瓦。

然而,作为促进生态环境建设、带动农民增收的可再生能源产业,生物质发电与太阳能发电和风能发电相比,并没有获得足够重视。从投产电厂运营情况看,形势也不容乐观。据调查,大部分电厂存在运营问题,一些电厂60%—70%时间不能正常运转,个别电厂甚至一年中只有3个月能够正常运转。据业内专家测算,多数电站的运营收支勉强持平,如果加上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临时电价补贴等收入,仅有1/3的企业尚有微利。

正处于起步阶段的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能否走出困境?

苏北,200公里半径“扎堆”10家生物质电厂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然而,去年9月以来,江苏省各生物质电厂却频频组织“联谊会”。“冤家”缘何变成了“亲家”?

“还不是燃料涨价作的媒。”原来,去年6至8月,仅3个月时间,由于各家电厂“竞价”买燃料,几种主燃料价格一路飙升,如稻壳价格从180元/吨上升到460元/吨,秸秆价格从190元/吨上升到270元/吨

,树皮价格从230元/吨上升到310元/吨,导致当地生物质电厂普遍亏损,有的年亏损额达到数千万元。

随后,各厂家针对燃料收购开展的“联谊”协商活动收到了实效,稻壳、秸秆、树皮价格又分别降到了300元/吨、220元/吨、240元/吨,个别生物质发电厂开始小有赢利。

然而,近忧犹存。江苏省目前虽然仅有11家生物质电厂,但在苏北地区,200公里半径范围内竟聚集了10家生物质电厂,如宿迁市就兴建了3个生物质电厂;而且,当地还有几家生物质发电项目在建或已核准立项。在通常情况下,当地支撑一座电厂的燃料产区半径约为50公里。

“苏北地区碰到的问题虽然只是个例,但给中国的生物质发电产业敲响了警钟。” 生物质CDM项目专家张斌亮说,“不做好生物能源调查规划就盲目大量上项目,势必影响刚刚起步的生物质发电行业的良性发展,也损害了百姓利益。”

如果没有补贴,电厂发1度电就亏2毛钱

目前我国多数省份生物质发电的并电价为每度0.5元左右。电价补贴较高的江苏省,在2005年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电价0.386元/千瓦时(度)的基础上,加0.25元/千瓦时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和可再生能源接费0.01元/千瓦时,合计为0.646元/千瓦时。而据测算,我国生物质电厂平均每度电发电成本在0.7元左右。

内蒙古毛乌素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京陆告诉,当地并电价每度电6毛钱,没有临时电价补贴,还亏8分钱,电厂在没有全额发电的情况下,今年已经亏了3000万元。“电价补贴上不去,就这么亏下去,企业能撑多久?”据了解,目前我国许多生物质发电企业都遇到了类似问题。

“国家已给予生物质发电项目在电价方面较大的支持,希望再把0.1元临时电价补贴固定下来。另外,在增值税即征即退、地方税减免等方面的支持,国家也做到了。”我国生物质(宿迁)发电示范项目负责人、中节能可再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健平说,企业不能完全依靠国家,还得练好“内功”:如建立完善的燃料收运储体系,大幅降低电站建设成本,探索企业运营、管理和赢利模式等。

每千瓦造价1万元左右,多管齐下成本可降到7000元以下

业内专家认为,电厂在建设、运营等方面的高成本,制约了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发展,亟须得到资金、技术等方面的支持。

刘健平介绍说,目前国内生物质电厂每千瓦建设成本在1万元左右,是常规火电单位千瓦造价的两倍以上。但通过减少设备进口、提高国产化率、加强技术监督和管理等,仍有降低造价的潜力。以中节能(宿迁)示范项目为例,通过努力提高国产化率,完善技术和装备水平,每千瓦造价可降到7000元以下。纯进口的成套设备无法适应我国生物质燃料品种多、燃料包装规格不规范等实际情况,普遍存在着锅炉热效率、上料系统、秸秆破碎、增加秸秆使用比例等技术瓶颈。

“燃料占电厂运营成本的70%—80%,因此,电厂必须设在离原料产地最近的地方。此外,燃料收集也是一笔大开销。我们电厂今年光运输费和燃油费就分别花了2000万元和9000万元。燃料收、储、运设备应该享受农机补贴,运输也应获得‘绿色通道’待遇,要不然真是吃不消!” 李京陆说。

德国艾库乐森能源公司副总裁兼技术总监克劳斯·施密特建议,生物质发电项目在产业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应积极发展生物质CDM项目及“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等,企业由此获得的收益不是作为利润,而是作为技术改造、技术革新的投资,以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