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CPI高企市民吃不起菜商卖不起养殖户养不

2019-11-18 15:56: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CPI高企:市民吃不起 菜商卖不起 养殖户养不起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5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为5.5%,创出34个月来的新高。5.5%这个数字背后对老百姓生活产生何种影响?新华社农价采集员带来了一线民生的变化情况。  2007年,新华社创办农价信息络,全国地级以上市聘请农价采集员,每天记录指定的农副、农资、生猪、奶等四大类近50个品种的价格,是一个离CPI对老百姓生活影响最近的人群。  “吃不起”———市民转战地摊、平价超市、郊区找便宜  广东省各地市的农价采集员不约而同地发现,市民的菜篮子花费普遍比半年前上涨了10%,菜市场里“吃不起”的抱怨声越来越多。为了降低生活成本,老百姓开始转战地摊、平价超市和郊区市场。  广州市农价采集员隋国辉发现,随着肉菜果蔬价格的飙升,流向不规范市场买菜的人陡然增加。过去由于中低价位吸引了众多顾客的广州市海珠市场,近来却不如一墙之隔的小巷热闹。原来,菜价上升之后,菜市场旁的“天光墟”成了市民买便宜菜的好去处。  看到,在海珠市场内5元一斤的大蒜,在小巷中只需3.5元,西红柿也比市场价便宜了1元。隋国辉说,“天光墟”每天早上7:30结束,都是流动商贩,由于不需要租金税费,所以卖得实惠。但是,原来干净的巷子到处都是烂菜叶、污水,周围居民也饱受噪音困扰,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活质量在倒退。  实施农超对接后,平价超市也成为市民省钱的“战场”,但是供应量不足,惠及面受限。湛江市农价采集员毛苑红说:“市场上要2元一斤的苦瓜,平价超市才卖1.38元。超市每天8:20开门,但是门前早就围满了人,不到9点便宜的菜就一抢而光。不少市民抱怨便宜菜太少了。”  “卖不起”———经营压力导致菜市场问题凸显  随着菜价节节攀高,很多人认为菜贩能从中得利,但事实上,菜贩们却连连叫苦。  其一,从守法商贩变成了不法经营,城市管理出现两难困局。云浮市农价采集员黎秀萍发现,开三轮车卖肉的人骤增,很多档主变成了流动商贩。为了躲避城管,他们经常走街串巷。  黎秀萍说,一个商户因为受不了6万块的租金,干脆买了辆三轮车,每天到处卖猪肉。城管也能理解菜贩们的苦,执法多以提醒为主。但是,城市变得脏乱差,到处是三轮车和叫卖声。  其二,市场租金和管理费加重了菜贩们的负担。在珠海市豪俊市场看到了豪俊市场管理有限公司的告示:“现行租金收费标准难以维持商场日常运作,经公司5月初召开的全体商户会议通过,自2011年6月1日开始档位租金提价10%。”  豪俊市场商户黄卫辉说,2010年租金涨了好几次,今年2月又要涨,我们所有的猪肉商户就联合起来表达过不满。但是从6月份开始,租金还是上涨了10%。  其三,拿货价上涨、管理费上升、市民消费减少,菜贩子生存在夹缝中,不少人纷纷转行或兼职。黎秀萍说,一个卖菜多年的老婆婆今年转做保姆了,她说一个月卖菜也就挣不到2000块,现在带孩子就有1200元。  “养不起”———养殖户呼吁取消中间环节改变补贴政策  在阳江市出现了一个市区与村镇猪肉价格倒挂的奇怪现象。阳江市农价采集员赵小兰说,阳江市区猪肉价格反倒比村镇要低2元左右。  多名养殖户表示,猪肉价格被抬高,一大原因是加工、屠宰等中间环节暴利。雷州市养殖户何春京说,肉联厂来收购生猪时,只有他们出价,没有养殖户还价的空间。但当他们卖给市场时,就会核算自己的成本,加价30%。最后,肉贩子带到市场的价格就翻了近一倍。  另一养殖户王渊华也在寻思着养殖户直接与市场对接的问题。“能否把屠宰加工的垄断取消,让养殖户直接和市场交易,肉联厂只负责检验和屠宰,不要再挤进来分一杯羹。让我多赚1毛钱,市场就可以便宜5毛钱。”她说。  养殖户建议,政府应调整政策,从补贴母猪转向保障疫情处理。何春京说,养殖户最害怕的是猪生病,药费、处理死猪全要自己掏,而政府部门只是检查指导。风险太大伤害了养殖户的积极性。相反,100元母猪补贴只够母猪吃半个月,还不如发生疫情后补贴药费或者统一处理死猪,给养殖户保个底,降低风险。  黄浩苑 欧甸丘

癫痫病怎么医治
贵阳治癫痫去哪好
深圳做常规妇科检查哪里医院好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怎么样
阳东区妇幼保健院
分享到: